断章

2010-02-14 01:10

有时总是很可惜自己写了一半的段落被丢弃, 虽然他们不是成熟的作品, 不过毕竟还是自己的东西. 就像一个母亲不肯遗弃自己的幼子一样, 我也不肯任由这些暂存在内存的字节随着浏览器的关闭而被淹没. 于是, 每隔一段时间, 我会将前一段时间所写的片段贴出来, 存个档. 兴许自己有空了能够就着这些断章里面的一句话扯出一整篇文章出来也说不定.

新年, 写于10-02-14

请原谅, 如果这番话冒犯了你或扫了你的兴致, 我很过意不去, 不过我从来不是一个热爱春节的人.

对于莫名其妙的农历, 我一向是很有腹诽的. 今年在二月份过年, 明年就移到了一月, 再一年却又多了一个月移到二月. 这种错综复杂的纠结关系让我对春节这个充满了神秘感的日期总怀有莫名的恐惧感. 只怕哪天我一觉醒来才发现不知不觉日子已是腊月二十九, 明天就是除夕. 另外春节时寒冷的天气让人总恨为什么不在一个暖和点的季节来庆贺新的一年的开始, 当然这一点有点强古人所难, 夏季应正是在田里忙着干农活来保证自己过冬时有足够的粮食储备的时节. 说起来, 唯一值得称道的是小时候曾喜欢闻鞭炮的硝烟, 不过在高中一次化学实验课上被呛了一鼻子二氧化氮后我对这些气体一向是敬而远之了.

既然古代农业社会传下来的习俗是在冬天庆祝新的一年的开始, 我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