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下外教

2010-07-05 23:08

外教是我的母校南京大学图书馆二楼的外文教材阅览室的非正式简称. 我在南大的这么多年里, 在这儿度过了太多的岁月. 由于这儿不啻于是一个书的海洋, 所以我更愿意用语法上完全说不通的渡过而不是度过来表达我对这个阅览室的无尽的热爱.

本科三年级搬到鼓楼之后, 住宿条件和自习条件相对于浦口都有了很大程度的下降, 在图书馆自习就成了自然的选择. 相对于图书馆二楼的期刊阅览室和三楼的文理科借书处, 外教人少, 硬件条件也好, 于是我从开始便喜欢在里面自习. 大三修的物化和结构, 里面的几本相关的教材都翻看过. 记得比较清楚的是一本红色硬封皮的书是量化所研究生教材的一部分. 另外, 这儿的实验书给我的物化实验报告和后来的综合化学实验报告提供了很多素材. 后来考研时自学量子力学, 看的是Griffiths的量子力学导论, 这本硬皮书上黑色背景和烫金的薛定谔猫实在令人难忘. 入门后常用的Sakurai的Modern Quantum Mechanics就是在这儿复印的.

说完偏专业的书籍, 我更喜欢在这儿乱翻. 这儿的字典很全, 从大不列颠百科全书到巴掌大的小手册都有. 在这儿混查字典肯定是常事. 我常用的一本是82年版的The Concise Oxford Dictionary of Current English. 前几天在淘宝上看见一模一样的二手书还要200块, 也许哪天冲动了就会去拍下来吧. 另外, 如果这本厚厚的字典还搞不定, 我可能去查两卷本的The Shorter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顺便说一句, 直到前几天我才知道这两本字典都是源自更厚的一本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至于大不列颠百科全书, 我倒还真因为写论文而查过一次, 不过具体细节已经记不请了. 另外, 这儿的专业工具书还包括CRC的数据手册, 学过化学应该多少听说过这本书. 虽然手头有电子版的这本手册, 但是把一本厚重的书放在手里把玩的感觉是无可替代的.

说完了工具书, 本应该继续怀念下文学性的书. 但我当时在学校时这方面的书看得比较少, 而且大都看过就忘, 所以现在也列不出个一二三来了. 大致记得自己翻过一些世界历史和英美文学介绍的教科书. 另外, 这儿也有数学, 计算机的教材, 我也都把这些书当作工具书来看. 要找某个方程的解法时就会跑过去翻翻这本看看那本. 而一开始的Fortran入门也是在这儿看书学会的.

外教经常去的总是那么些人, 一来二去至少混个眼熟. 英语系的专业人士自然有不少来这儿学习, 我经常在那儿看到本科低年级时参加英语俱乐部认识的几个同学. 我们系除了我之外, 我周围的几个人也在我的怂恿下成为外教的常客. SCDA(一个学生求职就业组织)当时的会长经常去, 现在这个mm好像在深圳的招行总行. 本科四年级时一个生科的小个子男生经常去, 经常抱着厚厚的生化专业书籍埋着头看, 记得本科毕业后这个男生去了美国一个很好的学校.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写完图书馆里那些熟面孔, 接下来写一下这个阅览室的老师. 这些老师大都是中老年妇女, 大部分时间都是专门守在门口玩小游戏, 非常偶尔的时候也会在书架后小声的闲聊. 虽然去得够多按说能够混个脸熟了, 但到了要管人的时候这些老师仍会很不讲人情地按章办事. 但想起这些老师在你早上去图书馆时会朝着你笑, 你就无论如何不会对这些老师生气, 而会感觉到她们真是在关心你的.

现在我已不是南大学子, 要进入这间阅览室也已不复可能. 但是我还是希望着能有一天和以前一样, 背着书包, 到图书馆, 熟门熟路地走进外教, 放下包, 拿起书, 放在某个位置上, 然后在书架上找本喜欢的书, 躲在某个书架后面, 半躺在那个书架旁的垫有垫子的石座上, 先轻松几分钟再开始今天的学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