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2010我们能说什么?

2010-12-27 18:24

面对2010我们能说什么?

So this is X'mas, and what have you done? Another year over, a new one just begun. 这是John Lennon的一句歌词. 作为甲壳虫乐队的灵魂人物, John Lennon前期写了很多关于爱和理想的歌词, 后期在认识小野洋子并单飞后更热衷于政治, 却也有几首充满了理想和关爱的曲子, 例如刚才引述歌词的这首Happy Xmas (War Is Over)和Beautiful Boy (Darling Boy). 前一首在我听来喜中藏悲, 后一首则是纯纯的父母对子女的拳拳关爱之情.

每年年关时, 我都会听着这首歌回顾我这一年到底干了什么, 有哪些值得欢呼雀跃的事情, 有哪些只能黯然神伤的事情.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如果在年底都不回顾下这一年的所作所为, 做好计划, 下一年总可能会更困苦些.

这一年, 读了不少书, 虽然我已后悔花了无谓的时间读了无谓的书, 但是想想这些书有些是早已购置, 不读是浪费钱, 读了虽然浪费了时间, 但总能够在自己所能影响的范围内疾呼, 谏阻其他想读这些书的人, 因此也不能说是完全无所得. 除掉这些无谓的书, 以及读后感觉不读也无所谓的书, 我还想推荐几本读起来有所谓的书:

文学作品:

通俗小说:

科普读物: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这句名言指明了我们阅读时的需求和感受是不一样的. 对于我这个接受了多年理科教育, 化学和物理都能勉强称得上是科班出身的, 读过课本读过论文写过论文的人而言, 我对科普书籍的要求会和一般人不一样. 所以这个部分的推荐仅供诸位参考.

我的生活除了读书也就乏善可陈了, 还是那么活着, 还是那么无趣. 既然已经过了十二个月, 我就每个月截取一个镜头来纪念这将要消逝在记忆大洋里的年华吧.

  1. 一月. 和郑颖同学在Royal Garden里自助餐, 相谈甚欢, 近十年不见, 郑同学风采如昔.
  2. 二月. 武汉, 大东门附近的美乐星唱歌, 找到袁惟仁, 却没找到他唱的恋曲L.A., 只好拿他的旋木充数.
  3. 三月. 樱花树下.
  4. 四月. 音乐, 发现Ludovico Einaudi的妙处.
  5. 五月. 玩网易微博的API, 反馈了不少bug, 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没继续跟这个项目, 惭愧下.
  6. 六月. 开始沉迷新浪微博.
  7. 七月. Kindle 2到手, 很满意, 即使到现在已经有更便宜的Kindle 3, 还是不那么后悔我的选择.
  8. 八月. 被指环王CDTH, 对其中各种不靠谱情节表示不满意.
  9. 九月. 将跑Linux并在其中起一个Windows虚拟机改成了跑Windows并在其中跑一个Linux虚拟机, 事实证明, Windows才是最稳定的Linux发行版.
  10. 十月. 又一次回南大, 和阿政璇姐他们聚餐. 饭桌上突然感觉自己还是那个学生.
  11. 十一月. 因为某需求而猛加了几天班. 那天早上七点回家九点起床上班的确有点让人疲劳了.
  12. 十二月. 圣诞聚会后回家路上, 看到那落寂的雨从天上飘下, 迎着灯光, 一滴一滴, 却不是直直落下, 而是顺风飘扬, 难道雨滴也是这么的吗?

2009年公司年会上, 公司的一个乐队在舞台上唱了一曲<去TMD2009>, 印象深刻, 现在拿出来听下, 应有新的感受. 本文以歌起以歌结, 就这样吧, 再见, 2010, 这就是我要对你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