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2009-12-31 23:59

2009

2009年, 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写作文不应该是这样的, 写文章更不应该. 上面这行字一看就像是小学高年级学生照着某本作文选上抄录下来, 硬插进自己作文里的句子, 完全让人提不起阅读的兴趣. 在这个注意力比黄金还贵重的年代, 写下这样的句子本身就是犯罪.

但如果要总结这一年, 这是第一个闯进我脑海的句子.

写到这儿, 我不由得停下来, 问自己. 什么样的变化才叫翻天覆地呢?

四月, 我离开生活了若干年的学校和城市, 来到一个新城市, 开始成为一个职员. 这, 不是什么大的变化. 我每天所面对的不是以前的那些面孔, 但还是那一类的人. 我做的事情也还和以前基本一样, 不过现在有人花钱让我干自己想干的事情了(God be praised!). 我每天还是那个时候睡觉, 早上还是那个时候起床. 唯一让人不适的地方在于现在周围的人说着难懂的粤语, 不过想想刚到南京的时候我也同样听不懂南京方言, 于是就释然了. 这, 不算什么. 这种程度的变化, 我早已习以为常, 处变不惊.

八月, 相知相识了五年的女友被我抛弃. 先不谈及这句话所陈述的事件, 这句话的表达本身就可能让人难受: 形容恋爱中的男女, 不用相恋这两个字, 就好比是形容鸟类不用飞翔一样. 不过在我看来, 起初的相恋当然是甜蜜的, 而后面生活中相处的相濡以沫则更会让我铭感于心. 而她, 从我的角度来看, 不太擅长习惯这样的生活. 如果单纯只是这样, 我能够接受. 生活总不是公平的. 就像挪威的森林里面小林绿子所说, 生命就是一盒糖果, 如果你现在吃到的这颗不对你的胃口, 接受吧, 只要你继续尝试, 后面总会有更合胃口的奖励在等着你. 而去年暑假前后发生的一些事情则完全超出了我所能接受的界限. 那时开始, 今年八月的分手就已注定. 换言之, 今年七八月的吵闹不休的剧本早已写好, 就像行星运行的轨迹早已确定一样. 如此这般发生的事情, 虽会是一个大的变化, 不过却早已在期待当中了. 因此, 我说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完全是指这件事.

十月, 父亲因病去世. 这是2009年的我, 所遇到的最大的变化. 这个变化, 我到现在, 两个多月后, 还是无法行诸于文. 既然不能多说, 那么, 就这样吧.

2010

记得新概念英语中有篇课文题为'New Year Resolution', 讲的道理很浅显: 下决心容易做事难. 一般来说, 我自认为我的意志力比普通水平要强些. 但是谈到循序计划做事, 我却完全是个外行. 因此, 我在这儿只是应应景, 写出一个列表来, 如果里面的事情没有做到, 大概也算是正常的.

生活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