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的森林, 中文与英文

2009-12-28 22:36

最近在读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的英文版. 之前一直认为既然村上春树能够在美国的大学里面教书, 这本书应该会自己译成英文才对. 于是一直很期待体验英文版的风味. 不久前去书店仔细看了下才知道不然, 这本书是另一个美国教授所译, 印象分就此大打折扣. 前些天考虑是否买这本书时, 心想, 罢了, 生活总是这样不能尽如人意的, 就体验一次吧, 还是定购了这本. 另外, 看这本书的英文版似乎需要恶补下F. Scott Fitzgerald的The Great Gatsby才对, 毕竟这是村上本人和小说的主人公都十分热爱的作品. 可惜手头没有实体书, 习惯了看印刷体英文小说后要回去看电子版的无疑是种煎熬. 我说这两层意思只是要强调, 下面我要发表的意见仅仅是一个没看过背景介绍, 对这本书本身期待很高但是对英文版期待较低, 而且显然没有读过日文原著的人的一点盲人摸象后的见解.

要说什么呢? 意见最大的还是翻译质量吧. 手头的一本中文版是林少华先生的作品, 据说很有些过译的嫌疑. 而手头这本英文版却像缺了佐料, 怎么读都不够味道. 如果我所看的是其他作品的英文版, 我想我的失望不会这么大. 村上的作品很多地方是可以品的, 有很多细节的描写让我想起了海明威对文学作品的要求: "人的语言对于人的思想的表达就好象冰山一样,只有八分之一在水上面,有八分之七在水下". 如果你有些类似的经历, 在这部作品里面能够得到不断的共鸣和思考.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 在金圣叹批评的水浒中, 经常可以看到"如画"的平均, 意即这边写得生动贴切, 就像真的一样. 而村上的作品在代入感于参与感上比"如画"更进一步, 经常会让人产生诸如"如果我是渡边我该如何选择"的思考. 而这种作品如果是过译往往不太容易显出问题, 而译得平淡却会让人叹息了. 试举两个例子:

例子1:(第3章)

第二个周六, 直子打来电话. 我们在周日幽会了. 我想大概还是称为幽会好, 此外我想不出确切字眼.
Naoko called me the following Saturday, and that Sunday we had a date. I supppose
I can call it a date. I can't think of a better word for it.

这个例子里面, 中文的译文明显更有音韵感一些, 前面三段字数都不多, 琅琅上口, 而后面的两段字数更多, 所写的内容也发生了变化, 这一点在英文译文里面是看不出来的. 当然这个要求也许太高了, 毕竟相对于英文, 日文更贴近中文一些, 中文译文中保留这种音韵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是后面将直子和渡边的聚会翻译成date则让我对这部书的英文译者敬意骤减. 村上在这儿费心多写了一句扭曲的话, 就是要强调这种聚会的不正常, 而将这种不正常的聚会用正常至极的date翻译出来, 顿时令原文失色不少, 而且给人以突兀的感觉.

例子2:(第10章)

"不要同情自己!" 他说, "同情自己是卑劣懦夫的勾当."
"Don't feel sorry for yourself," he said. "Only arseholes do that."

这个地方与其说是腹诽英文译文的平淡, 倒不如应该更责备林少华先生的过译. 从全书来看, 这句话不应该占有特别重要的地位. 我以为这句话应该译得恰到好处, 一方面这句话要有一定的分量, 让渡边在后面能够记得它; 另一方面从永泽的嘴里说出的这句话不应成为让人眼睛一亮的名言警句. 林先生的这句话如果最后一个名词不是勾当, 我想会合适很多. 当然, 这句话的英文译文则太过普通, 没有任何抓住人记忆的记忆点, 让人失望.

读完手头这些作品再去读读赖明珠先生的译本吧, 据说会更贴近原文.